熊和狐貍

從前,有一頭熊和一只狐貍。

熊的屋子有個小頂樓,頂樓里存放著一桶蜂蜜。

狐貍打探到了熊的秘密。怎么才能把蜜弄到手呢?  狐貍跑到熊的小屋邊,坐在他的窗下。

“朋友,你不知道我的苦處啊!”

“朋友,你都有什么苦處啊!”

“我那小屋壞了,屋角都塌了,我連火爐也生不起來。你讓我在你屋里搭著住住吧?”

“進來吧,朋友,就到我屋里住吧。”

他們就睡在火爐上頭。狐貍躺著,可尾巴老搖晃著。她怎么才能把蜜弄到手呢?熊睡熟了,狐貍這時用尾巴敲出篤篤聲來。

熊問:

“誰在外頭敲門呀!”

“這是找我的,我的女鄰居生了個兒子!”

“那你去吧,朋友。”

狐貍出去了。她爬上了小頂樓,動手吃起蜜來。吃飽了,回到火爐上,又躺下來。

“朋友,哎,朋友,”熊問,“你去的那個村子叫什么名兒來著?”

“開桶村。”

“這名兒怪新鮮的。”

第二個晚上,他們睡下后,狐貍又用尾巴篤篤篤地連聲敲著。

“朋友,朋友,又叫我來了。”

“那你就去吧,朋友。”

狐貍爬上了小頂樓,吃去了半桶蜜。吃過,又回來睡。

“朋友,朋友,今晚去的村子又叫什么來著?”

“一半村。”

“這名兒也怪新鮮的。”

第三個晚上,狐貍又篤篤篤地甩響尾巴。

“又來叫我了。”

“朋友,哎,朋友,”熊說,“你可別去得太久了喲,今晚打算烙甜餅吃。”

“好的,我很快就會回來的。”

她自個兒又爬上了小頂樓,把一桶蜜給吃了個精光。她回來時,熊已經起床了。

“朋友,哎,朋友,這回你去的村子又叫什么名兒來著?”

“精光村。”

“這名兒更新鮮了。現在,咱們來烙甜餅吃。”

熊要動手烙甜餅,可狐貍問:

“你的蜜糖哩,朋友,蜜糖在哪兒?”

“在小頂樓上呀。”

熊爬上小頂樓去取蜜糖。桶里沒有蜂蜜,空蕩蕩的了。

“誰吃掉了我的蜂蜜?”他問。“一定是你了,朋友,不會是別個的!”

“不,朋友,我連蜂蜜的影兒也沒見過呀。怕是你自個兒吃了,推到我頭上來的吧!”

熊左思右想……

“有辦法了,”他說,“讓我們來驗驗誰吃了蜜。我們都躺到太陽下邊去,肚皮朝上曬。誰的肚皮上有蜜化開,誰就是吃了蜜的。”

他們倆來到太陽下,仰天躺好。熊躺著躺著,就睡熟了。狐貍可沒入睡,她瞧著自己的肚皮,瞧著瞧著,她的肚皮上淌下一滴蜜汁。她當即把蜜汁從自己的肚皮上刮下來,抹到了熊的肚皮上。

“朋友,哎,朋友,你這是什么!現在該看清是誰吃了蜜了吧!”

熊沒辦法,只好向狐貍承認:他錯怪狐貍了。

熊和狐貍

歡迎分享

微信掃一掃,訂閱「故事365」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(無需密碼 現在注冊